8月17日,本報刊發《盜版網課開始橫行網絡》的報道后,記者追蹤調查后還發現,盜版網課橫行的背后也有推手——網上有人在趁機推銷翻錄機和解碼錄屏軟件。

律師提示,商家售賣翻錄設備、軟件的行為有可能涉及違法。

現象

翻錄軟件網絡熱賣

“我們都不敢給孩子上網課,否則上午剛上完,下午就能在網上看到有人賣課程視頻。”教書法的趙老師在看完本報報道后給記者打來電話。趙老師說,去年寒假期間,因為不能開線下課,家長們又希望讓孩子跟著老師練字,所以她給孩子們開了10節免費的硬筆書法、軟筆書法教學課程,每節課15分鐘左右,每次課教五六個新字,老師會先講這個字的結構,字體的演變,最后會教孩子如何書寫具體的筆劃。

雖然只有15分鐘的課,但是趙老師每次都得三四個小時才能錄好,但很快就會被有的學生家長轉發出去,甚至還有人拿去打包售賣,趙老師就曾經在其他渠道看到這個課時包,內容是翻錄她的課程,有一兩處聲音還有殘缺,但售價只有9.9元,有不少人購買,這讓她非常受傷,“本來是給學員的福利,翻錄的人太不尊重老師的付出了。”

課程視頻是怎么被翻錄出去的呢?記者在網上發現了專門用來翻錄的軟件和翻錄機。在不少電商的銷售平臺上,只要輸入翻錄、翻錄神器、錄屏等關鍵詞,就會彈出上百個購買鏈接,從幾元錢就能買到的錄屏軟件,到幾百元的翻錄機,都以“加密視頻翻錄”“屏幕視頻錄像”為噱頭吸引買家,記者查看了幾家網店的銷售記錄,最高的月銷量已經超過三百。

噱頭

主打破解加密視頻

“只要是電腦屏幕上放的,我們都能翻錄。”這家網店售賣的視頻分割截取軟件只賣10元,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這個軟件不僅可以翻錄,還能去馬賽克、剪掉視頻的頭尾等“無效信息”,即便是加密視頻,依然能夠破解,只不過價格會提高一些,“你提前把加密視頻的播放器名稱告訴我,我們再報價。我們有專門的技術客服跟你對接,保證翻錄效果,無效退款。”

記者咨詢了五六家網店銷售,說法都大同小異,價格也近似,其中兩家網店的月銷量都已經破百,其余幾家的月銷量也在兩位數。

這種軟件購買之后,技術客服會遠程指導買家安裝。還有一種購買后可以直接使用的翻錄機,也是最近熱銷的爆款。這款機器的賣家在介紹產品時,也把不需要在電腦上安裝驅動或者軟件,不會被加密程序強制關閉作為主要賣點,從而宣稱“校網課程、網絡課程……什么加密類型都可以高清翻錄”。

說法

免責聲明不能“免責”

在促銷這些產品的同時,各家網店還給出了“只提供翻錄軟件教學服務”“產品只供家庭使用”等解釋,聲明“因傳播出現的維權犯法行為與本店無關”,試圖逃避責任。但這些產品的存在,確實在客觀上刺激了盜版視頻的增加,一旦出現問題,其實也難逃侵權責任。

“重點不在于技術上是否能夠解密,而在于是否‘明知’。”北京億康律師事務所律師宋積虎分析,由于翻錄機、翻錄軟件只屬于工具,所以對于網上出售、販賣翻錄機、翻錄軟件的行為必須要具體分析,對于明知道他人的行為屬于以盈利為目的錄制、轉售行為,仍為他人提供翻錄機的,屬于共同侵權行為,提供翻錄機的行為屬于提供工具,他們共同侵犯了網絡課程制作方的著作權,必須共同承擔停止侵害、消除影響、賠禮道歉、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。如果行為情節嚴重的,構成侵犯著作權罪,提供翻錄機的行為屬于共同犯罪,翻錄機屬于犯罪工具應當予以沒收。“所以,如果明知道他人用翻錄機、翻錄軟件侵犯網絡課程制作方的著作權,仍進行售賣的,即便附有‘免責聲明’,商家的行為已經違法,其免責聲明并不‘免責’。”